华丽的假期悲剧的历史

2020-06-20 浏览量: 757

36年前的5月18日,是南韩民主运动史上,风起云涌的开端。烈火点燃于西南方全罗道的中心都市─光州,那是领衔抗衡独裁军政的领袖─金大中的故乡。

1979年10月,执政近18年的军事强人朴正熙遭刺,陆军少将全斗焕不久后发动政变,各地陆续出现要求民主化的示威,持续近半年时间。至1980年,为强制平息接二连三的工运与学潮,全斗焕宣布全国戒严;5月18日,金大中等当时反对派领袖遭逮捕,光州的抗议声势受到激化。

华丽的假期悲剧的历史

「当时我妈在市中心锦南路的会计事务所工作。那天下午,突然有两位头破血流的学生跑到办公室内,请求让他们躲藏;没多久军队也找上门来,所长告诉他们这是工作的地方,不让他们进来。」26岁的光州市民全慧元回想起母亲向她透露5月18日当天的亲身经历。如此恐怖记忆,扬起了光州民众的愤恨,并代代相传。

「军人们连街上路过的姑娘也抓了,把她拉到军车下,开始狂踢乱殴。姑娘喊着『救人啊』,当时那个状况下,她的衣服全被扯破,最后被拖上军车,她双手抱住下体与胸部,全身都被人看到了。」已故的前《东亚日报》驻光州记者金永燡曾回忆道。

当天,特战部队突然空降光州,扫蕩市区与大学机构,开始无差别地攻击与逮捕一般市民,继而出现一幕幕惨绝人寰的场面。由于全国各大媒体噤声无语,对外道路与通讯又被封锁,愤怒的民众行动趋向激烈,他们焚烧电台、掠夺军火库、佔领全罗南道道厅(省政府),并自组「市民军」,武装对抗军队。

华丽的假期悲剧的历史

光州事件发生当下,消息封锁;儘管当时有不少外国记者在汉城,在照片与影片拍摄与传输都须耗上极长时间的1980年代,事件初期,对抗争背景过程的描述,多以文字为主,但仍有人赴汤蹈火前往现场,拍摄了影带。

华丽的假期悲剧的历史

德国第一电视台(ARD)的驻东京特派员威尔肯‧辛兹彼得,在当时得知抗议声势越趋激烈的消息,但联络外国记者俱乐部,却完全得不到详细进展。嗅到诡谲气氛后,他决定从成田机场直奔汉城,透过技术性方式,周转于高速公路与乡间小路,突破军队的交通封锁,来到光州採访。

华丽的假期悲剧的历史

「那时辛兹彼得从东京打电话到汉城给我,他问我光州情况如何,我说大事不妙,军队开过去了,要他赶快过来。隔天他就从日本带着摄影底片準备好要拍了。」1980年代担任《纽约时报》汉城特派员的沈在薰对笔者说道。随后,他们在光州,分别以文字与影像,纪录下当时光州的景象。

辛兹彼得拍摄到接二连三在示威中被军方攻击致死的尸体、準备採取镇压行动的军队整装待命,以及市民军準备对抗戒严军的过程,这些影带,成为日后珍贵史料,也让军队的残忍实相和国家暴力的赤裸进逼,得以突破封锁,在全世界曝光。

华丽的假期悲剧的历史

大部分光州市民将这次武装抗争称作「起义」。持续10天后,当局派出优势军力再度进驻,强力镇压。这段过程,依照史实探究并加入了剧情元素,在2007年被拍摄成卖座电影《华丽的假期》,这个名称就是当时戒严军发号施令镇压的代号。

在全斗焕的高压统治下,「光州事件」成为社会的禁忌名词,直到1987年南韩民主化后,才有连串的听证会与究责运动出现,全斗焕本人于1996年遭逮捕,被认定为「内乱叛乱首脑」与「内乱杀人」,判处死刑,之后于金大中任内获得特赦。

记录下当年光州巨变的辛兹彼得,于今年初逝世,在光州市的邀请下,他的毛髮与指甲,于上週抵韩,并被埋葬于光州望月洞的国立墓园。

只是,「光州事件」或「光州民主化运动」,听在部分亲政府或保守派人士的耳中,似乎还是不太自在。

部分当时的军方人士辩称,在北韩可能趁乱挑衅或南侵的当下,戒严军镇压光州是在行使「自卫权」,因而无法认同光州民主化运动的合理性与正当性,至今仍能听到极端保守团体称呼光州民众为「暴徒」或「亲北赤色份子」。

5.18当时担任戒严司令官的李熺性,数天前接受保守派的《朝鲜日报》採访时,指出全斗焕「与5.18无关」,同时表示「并无指挥官下达开火命令」,认为军方的战斗行径纯属偶发与附和而造成的擦枪走火。

专访在5月16日于朝鲜日报晨刊电子版登出,但最终印刷版上,该则报导的空间被改摆上广告。或许编辑室已嗅到李熺性的说法,将引发喧然大波,才决定撤掉这篇重量级专访。

争议不只一桩,每年在国立墓园所举行的518纪念仪式上,针对纪念歌曲的演唱问题,保守政权的作法,也引发了对立。

在光州抗争后,有首最具代表性的歌谣,叫做「献给你的进行曲」,这首歌时至今日,在南韩的各大抗议现场,都被广泛传唱。南韩国会更在2013年,通过将《献给你的进行曲》作为「5.18民主化运动官方追悼歌」。

2003年起,南韩政府于5月18日举办纪念仪式,国家元首亲自出席,并公开唱诵「献给你的进行曲」。

但自李明博总统执政中期开始,元首与政府官员对参与仪式越趋消极,而负责筹办纪念仪式的国家报勋处,更逕行修改仪式规则,把原本「齐唱」桥段改为「合唱」。

字面上看来并无差异,但实际上,就是只让现场的合唱团唱颂「献给你的进行曲」,仪式参与者可依自己的意愿选择唱或不唱。

国家报勋处宣称,该曲曾出现在北韩电影中的背景音乐,可能受北韩误导或同调之问题,因而否决「齐唱」,改为「合唱」。反对意见批评,从过去到现在,保守派执政者都擅于将任何事跟北韩扯上边,作为合理化自己作为或不作为的藉口,但许多都缺乏逻辑或详细资料佐证。

每年到了518,「要不要齐唱」就成为举国争论的焦点,受难者家属无法接受,不少人自李明博执政起,拒绝出席政府举行的纪念仪式。

可笑的是,报勋处宣称《献》曲与北韩有关,有通敌之嫌,却仍允许在仪式上播送,形成政府官员拒唱,但在野党与部分执政党人士高唱的诡异画面,当权者的鸵鸟心态,可见一般。

对于颂唱《献》的问题,国家报勋处长朴胜椿,昨天如此回应记者提问:「当事人(遗族)的意见固然重要,但这纪念仪式是政府举办的,这不是当事人的纪念仪式,是政府的纪念仪式,代表政府而来的总理也列席参加,但国民的想法也很重要。」

昨天,在罹难者家属阻挡下,负责筹办518纪念仪式的朴胜椿,自己被拒于门外。光州事件过了36年,如今留下的,是承袭军事独裁的执政者,为了区区一首歌曲的斤斤计较,还有对历史的傲慢诡辩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