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RGROUND MARKET

2020-06-09 浏览量: 156

UNDERGROUND MARKET

缺乏季节感的暗色西装从眼前横过,留下了一阵汗臭味。

暑假结束之后的竹下大道上,几乎看不到中学生或高中生的身影。满布在街道上的是把玩着智慧型手机的外国观光客、匆忙地进出店面的时尚商圈里的居民,还有展示着奇装异服的专科学校的学生们。虽然他们穿着各式各样,但共通之处是——小腿以下都暴露在外。

除了裹着色彩斑斓的莎丽服的印度女性,以及以罩袍包裹全身的伊斯兰教徒之外,还会用布料包裹到脚尖的,就只有穿着西装的「业务员」而已。或许上班族也能称为是种宗教吧。

数年前开始,由于中资流行服装厂商所打出的「热带都市东京TropicalBiz」口号,以及同时推出的新潮五分短裤之流行,夏季的东京,成了一个裸露着小腿往来的都市。高中时像是制服一样穿着的牛仔裤,现在已成为众人敬而远之的落伍风格。热裤与五分卡其裤、七分裤等等——只要凉快又乾净就行。随着两年后即将举办的东京奥运的来临,穿着运动服装的人也增加了不少。我那紧实地包裹着身体的自行车衣,也毫不引人侧目。

可能是因为看见那热得能闷人的西装,我感觉头顶上也冒起了汗珠。汗滴就这样沿着修得短短的头髮,流过脖子积在领口里。骑车时会自然风乾,同时降低体温的汗水,这样潮湿地积着,也会产生像西装一样产生臭味。

为了风乾汗水,我拉了拉自己的车衣胸口,只用指尖顶着的公路车车身失去了平衡,压到了观光客身上像是漂动着一般的头巾。要是不小心捲走了穆斯林女性的头巾,一定免不了一场麻烦。我赶忙握紧龙头,以身体将车身稳定下来。

「Excuse me.(不好意思)」

女性报以一抹微笑。从浅黑色的肌肤与粉色的口红,头巾紧密包覆头髮的样式,我猜测对方是印尼人,并且回以微笑。在这一瞬间,她的头巾却从另一头被什幺东西给扯住了。

「Apa yang kamu lakukan!」

从那粉红色的双唇中,流洩出我听不懂的语言。是印尼文吗?

「对不起(对不起)。」

是从她背后走过的男人背负着的衣架钩到了头巾。是用中文道歉啊……当我这幺想的同时,她的同伴推了这男人胸口一把。「Meminta maaf!」头巾被捲走了的女性坐了下来。「喂!你在干什幺?」我背后扬起了那男人的怒吼。不知何时,我们已经被似乎是这位女性同乡的观光客们,以及从周遭店家里走出的中国人的伙伴们给围绕了起来。

「巧,你帮不上忙的。走吧。」

从我的斜后方传来了鎌田大树的声音。他那超过两公尺的身高,比我还高出一个头。他的手握着他那台登山车坚固的座椅。

「抱歉,又给你添麻烦了。」

鎌田把那辆足有二十公斤重的登山车举高到头上。

「抱歉,借过啊!」

听见这宏亮的声音而回过头来的人墙,畏惧着这强壮的身躯与被高举过头的巨大金属块,而让出了过道。

「真是得救了。虽然说很久没来,但这里简直变得跟外国一样。」

「这根本算不了什幺。到了晚上好戏才开始呢。到时店门口摆出摊车,夜市开始时,你会开始觉得这里好像是台北还是曼谷一般。」

经常为了拍照而来的鎌田,指着排列在大道上的大楼。

「虽然看起来杂乱,但仔细注意的话,就会看出地盘随着街廓而变。」

那儿是韩国区、这个街区则是中国人的地盘。那栋改建了的大楼是非洲……他一边用手指着、一边告诉我。在时尚大楼后侧,过去音乐专门学校的校地上,盖着像是胶合板一般薄薄的躯体排列起来似的巨大集合住宅,被称为「蜂窝Honeycomb Nest」的建筑群里,住的绝大多数都是移民。

修订后的建筑法规规定五层以下的房子不需设置电梯,楼高就刚好五层,在宽五公尺的狭窄躯体中,内外都配置着房间,同样以接近法规规定下限九十公分宽的走道连结着,长廊贯穿建物前后。这是为了符合「所有的房间都必须有窗户」规定而下的苦心。

鎌田手指着说着「从香港来的移民比较多」的蜂窝,就是以九片这样的单位所组成的。我不禁开始计算起有多少人住在里面。每层楼有三十扇窗户。垂直方向上有十扇窗。虽说是五层建筑,但中间的楼层也隔了间,这是非常典型的格局。前后加起来,每片住了六百人。在那幺一小块地方里住了五千人吗……也许还要更多也说不定。这样的蜂窝,在原宿站周边就有五个。就算竹下大道会变成外国,也没什幺好不可思议的。

移民们在东京此起彼落地筑起了这样的殖民地。这是政府为了申办东京奥运,而接受TPP劳动力流动化条款的结果。一开始,以技术交换留学为目的的中国、韩国学生,以及几年内就会归国的东南亚劳工大幅增加。紧接着缔结的「公平的」难民接纳条款,让来自中东、非洲等政局不安定的国家的,以经济与政治难民身分前来的大量流民Diaspora也被吸纳进这安全的大都市。

虽然包括非法居留者在内,但这样的移民据称超过了一千万人。但与事前的顾虑相反的是,他们并没有与日本人竞争就业机会。就算拥有学位、就算能说多国语言、就算能学会以四千字为门槛的日语,日本社会还是将这些移民视为劣等劳工。

虽然这些移民远离了祖国,但也没有一边伤害着自尊,满足着低收入的意思。他们开始将用以把款项汇回祖国的虚拟货币,运用在移民之间互相支付的交易行为上。这就是地下经济的诞生。只要有需求,那幺马上就会有人提供服务。

像是中华圈的〈艾付宝〉或印度圈的〈BanCash〉等等,发行全球规模虚拟货币的供应者,开设了「N元」此一服务。从日常用品、食品的进货,以及像蜂窝这种居所的租金支付,从开始透过智慧型手机进行N元交易,到了能够避开消费税支付为止,并没花上多少时间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