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市中,Blockchain新创如何突破?

2020-07-23 浏览量: 607

熊市中,Blockchain新创如何突破?

过去近一年来,Crypto 由高点反转进入熊市。Crypto 龙头 Bitcoin 的币价,从去年 12 月一度突破 17,000 美元的高点,快速下探至今年 11 月跌破 4,000 美元的重要关卡,跌幅超过75%,至今仍未见跌势趋缓,对比 20 世纪末的 .com 泡沫,Nasdaq 指数在 30 个月内暴跌 76%,Crypto 退潮的速度更为兇猛。

对 Blockchain 新创来说,如何看待这一波热潮退烧?现在是最好还是最坏的时代?为了让 Blockcahin 新创在身处重要的大环境变局中,能釐清迷雾,以及更多彼此交流与切磋的机会,AppWorks 特别针对 Blockchain 新创,于日前举办一场以「熊市中,Blockchain 新创如何突破?」为主题的 Open House,分别邀请全球排名前 20 的交易所 COBINHOOD,以及以 Blocklattice架构设计底层公链的 DEXON 共同创办人陈泰元;和推出 Blockchain 游戏、AppWorks Accelerator 第 17 届进驻的新创团队鸡乐园创办人朱西西 。分别从公链设计者与 DApp 开发者的身份,连同 AppWorks 创办合伙人 Jamie 林之晨 ,一同分享有关 Blockchain 趋势的观察,以及 Blockchain 创业的机会与挑战,以下是活动精彩内容整理 :

熊市中,Blockchain新创如何突破?

在台湾,Jamie 可算是呼吁政府及企业关注 Blockchain 趋势的第一群人。早在 2013 至 2014 年间,就曾在他的 Mr. Jamie 个人 Blog 中,分别发表「Bitcoin 是否能成为一种货币?」与「比特币不只是位元币,还将带动金融秩序的彻底改写」以及「台湾应积极成为全球虚拟货币交易重镇」三篇文章,提醒台湾不要忽视 Blockchain 这个重要典範转移。在 2018 年即将结束的此时,Jamie 认为,Blockchain 这个产业还很新,从中本聪发表论文、第一颗比特币上线至今,不过也才十年的时间,很多事情还在发生当中,现在才开始加入与了解并不晚。

Blockchain 新创是史上最幸福的创业者

从大趋势面来看,Blockchain 新创可能是史上最幸福的一批创业者,因为这个领域不缺资金挹注。林之晨指出,至今已有两千多种 Crypto 与 Token,整体市值加总已超过 1,200 亿美元,大约是 ⅔ 个台积电的规模。这些资产都在想如何将应用,相较于过往 Internet 或 Mobile Internet 的创业浪潮,「如何将用户变现?」始终是纠结新创扩张与获利的重要课题之一,但在 Blockchain 的世界中,目前尚未有太多好用的 DApp,但用户们已经存了 1,200 亿美元的资金在这里面,所以只要有好应用,不用担心没有资金。

他形容,现在的 Blockchain 创业,就好像在一个游乐场中,所有用户已经换好代币準备来玩,但里面的游戏机还不多。因此,只要做出好玩的游戏机,大家就愿意花钱来玩,这样的世界其实非常幸福。他说:「怎幺会有一个创业的领域,只要有好应用,用户就愿意付钱?这应该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。」

儘管 Blockchain 的世界,看来如此美好,但近一年来币价剧烈的波动,Blockchain 新创该如何面对?

泡沫破裂,并不阻碍改变世界的过程

陈泰元认为,这是任何新典範转移出现的必经过程。他指出,最近币圈的状况不好,任何新技术出现,都会先火一发,很自然会形成一个 Bubble,这时候会出现 Chasm ,因为这时的技术,还无法承载这幺多的使用者,或是没有太多应用的场景。现在的 Blockchain 发展,就是处于 Bubble 破裂之后的 Chasm,如同死亡的低谷,大家一片低迷。

熊市中,Blockchain新创如何突破?

陈泰元进一步指出,任何新技术出现要成为典範转移,真的能获得大众採用,进而改变世界,就必须找到跨越鸿沟的应用。他以 Smart Phone 举例,第一支可能 20 年前就有相关的技术,但要直到后来出现的 iPhone 或 Android 系统,才是真正跨越鸿沟、创造普及的重要创新。

熊市中,Blockchain新创如何突破?

Jamie 也补充指出,Blockchain 的发展现在仍处于非常早期阶段。想要在公链上开发一个 DApp,现在还有非常多缺点,若用 Internet 创业来形容,现在就像还在 9.6K拨接上网的世界里,各种 Blockchain 公链,大概还要三、五年才会更成熟,在环境完善的过程中,还会有非常多 ups and downs。这情形和 1990 年代 .com 热潮时很像,发展至今同样经历了各种 ups and downs,虽然网路股股价起伏,但并不阻碍 Internet 持续进化、逐步改变世界的过程。他认为,Blockchain 或 Crypto 也是这样,虽然币价会上上下下,但并不影响它改变世界的过程。

Blckchain 产业,要能持续成长壮大,关键在于技术更成熟、应用更普及,这必然是 Blockchain 新创得以成功的机会与挑战。

DEXON 打造新一代底层公链

陈泰元以自身投入 Blockchain 创业的经验分享他的观察。他指出,最先切入的是交易所 COBINHOOD,因为 Blockchain 时代的交易所,就像网路时代的 Google,是很重要的 search engine。因为进入 Blockchain 的商业应用,要先取得一些 Crypto 或 Token,需要像交易所这样的入口,COBINHOOD 目前已累积超过 50 万用户。后来他又发现,现有的 Blockchain 技术仍有许多待解决的问题,所以另外切入规模更大的 DEXON 做底层公链技术。

他认为,DEXON 是下一个世代的技术,不只是 Chain ,而是 Lattice ,称为 Blocklattice,它是许多条平行的链,可以处理大量交易,在严谨度方面,链跟链之间又紧密相依可以视为一条单一的链。他举例,若用 Bitcoin 转帐,目前的技术只能做到每秒七次,对全世界几十亿人来说,这样的网络很难使用,信用卡的 Visa 技术,则是每秒可处理 4,000 至 5,000 笔转帐;若要用 Bitcoin 去买咖啡,可能要在咖啡店里等一个小时才能转帐,或是 100 元的咖啡,可能要被抽取 50 元的转帐手续费,这些问题,现阶段都没有办法满足小额支付的应用场景。

这些问题,造成现阶段大众无法使用单链的 Blockchain,需要朝向 Blocklattice。Blockchain 应用普及,最大的瓶颈就是它是一条链,如果有学过程式语言,就会知道任何事情用线性执行,它的速度不可能快,要让系统变快,例如 PC 或手机,会用多核心的 CPU 来处理,可以让速度更快。

DEXON 所提出的 Blocklattice,概念上就像把 Blockchain 进化成多核心,变成平行链,可以平行发展出上百、上千条链一起发展。DEXON 的演算法,可以确保几千条链最终能被压缩回一条链,这过程称为 Total-Ordered Blocks,每一条链每秒各自发展,最后能在保持共识的状态下变成一条链,产生最终的时间码用来排序,进而可被用来执行智能合约等应用,并在数学上被证明,没有办法被坏的节点操控结果,是完全公平且对称的系统,随着投入的运算资源越多,速度可以无限提升不会饱和,也不会因为节点增加,延迟产生共识的时间,一条链每秒可做到处理 5,000 笔交易,DEXON 致力打造一个可高频交易、安全性高的系统。

除了交易所与底层公链,朱西西以 DApp 切入的经验创立鸡乐园,也非常值得 Blockchain 新创参考。他举例,在今年三月,DApp 一天大约两千人玩,到十月已经有超过一万人玩,那时 FOMO 3D 就是一个很红的游戏,七月时吸引了一万人去玩。在他眼中,一个游戏有一万人在玩,究竟有什幺了不起?因为这一万人总共投入了四万颗以太币,当时价值大约两千万美元。

DApp 很适合新创团队投入

他进一步指出,DApp 正在风口上,很适合新创团队投入。因为现在手机或 PC 的线上游戏,动画非常精緻,对资源不多的新创团队,进入门槛很高,但在 DApp 上的游戏,因为区块链的速度很慢,还没有办法做很多动画、游戏也相对简单,新创企业与大企业所掌握的资源,在这边差异性不大,新创的速度与创意更有发挥的机会,而现在全世界做 DApp 的人还不多,还有很多值得开发的机会。

熊市中,Blockchain新创如何突破?

现在究竟是谁在玩 DApp 的游戏?朱西西观察,在玩游戏之前,要先到交易所注册、进行 KYC、安装钱包、把币领出来、看得懂智能合约,这些流程走完。走完这一长串的流程,还愿意使用的用户,他认为必须回到这些 Crypto 持有人的心理,去思考他们到底在想什幺?

他总结对这些用户的观察:风险承受度高、愿意尝试新事物、社群很活跃。举例来说,像 FOMO 一投资下去,可能有 300%、500% 的利润,但也有可能都归零,这些持有者本来就比较愿意冒险,愿意尝试新事物,所以做 DApp 时,常常可以看到有愿意投几颗币试玩看看的用户,但一旦觉得不好玩,这些人也会很快走掉去尝试其他新 DApp。另外,这些人彼此间很热衷交流讨论,有各式各样的相关社群,许多 DApp 也都有推荐好友加入的机制。

对 DApp 的新创团队,朱西西建议要把握「快、準、狠」三字诀。快,就是推出应用的速度必须快,因为这个领域变化快速,此外,也不一定要完全去中心化,部分机制可不用上链以利 DApp 的处理速度;準,就是要打中玩家要什幺?另外则是智能合约要精準,不能有漏洞,否则很快就被骇;狠,则是万物都需要包装,任何 DApp 都是,另外则是相关法律尚不完备,很多事情先做再说。

对 Blockchain 新创来说,另外值得思考的课题,则是对一般大众来说,Blockchain 仍存在许多生涩坚硬的科技名词,是否会影响它未来普及与兴盛?以及仍有许多法律、政策并不完善,该如何考量法律风险?

Jamie 以 Internet 举例,现在大家都在上网,但并没有太多人知道 TCP/IP、HTTP、HTTPS 是什幺?这些就是 Internet 应用的底层通讯协定。对绝大多数的用户来说,并不需要去了解这些,只要开发者觉得,这个通讯协定演进到一定程度好用就好了,Blockchain 现在正在经历这个阶段,例如,DEXON 正在做的,就是开发一种新的通讯协定,各种被大家接受的通讯协定出来,就能推进整个产业发展,后面的应用就会演化出来。

Blockchain 新创如何思考法律风险?

面对与 Blockchain 有关的法律风险,Jamie 则分享,如果会被抓去关,例如涉及刑事责任,绝对不要轻易冒险。如果是行政罚,可考虑大胆一点去尝试,但仍要清楚自身的公司架构并衡量可以承受的责任範围。因为创业本身就是一种平衡,动作太慢、方向错误都是风险,做现在没有规定怎幺做的事、赔钱同样都是风险。

但如果一昧地在管理不要做现在没有规定怎幺做的事、不要冒险、不要赔钱,却因此牺牲了速度,或是商业模式无法突破,创业最终还是会失败。对初期的创业团队来说,比较常见的,是充分了解既有法规的界线,而对于欠缺明确规範的灰色地带,暂时先不要太在意行政罚方面的风险,在初期阶段先冲刺产品或商业模式,法遵面欠下的技术债,未来再来还。

朱西西也补充分析,以比较极端一点来看,推出 Blockchain 新应用,针对法律风险较高的地区,可以把 IP 封锁起来不让当地境内使用者使用,而在法律没有禁止的地区先做再说。他认为,政府在制定法律上所扮演的角色,就像以前吊娃娃机没事,但因为有很多国小生把零用钱都吊光,后来才重新定义监管的界线,例如禁止五百元以上、校园一百公尺内不能吊。

检察官不会没事去看有谁在做 DApp,ICO 刚出来时也没问题,但后来不肖业者从事诈欺,或是涉及洗钱疑虑,甚至是很多人赔了很多钱,法务部、金管会等相关主管机关当然会出面管理,若要做 DApp,不要踩到红线,至于法律没有禁止的範围,建议短期内一边观察、一边尝试。

总结来说,Jamie 与两位 Blockchain / Crypto 创业者都认为,现在就是创办区块链新创最好的时机,大家不要错过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